忧伤—过不去的一道坎

一个一直喜欢王凯凯的小透明

左肩(下)

最后一对了,没想好是虐还是甜的,看心情了🤔
-------------------------------------------------
季白和李熏然从小就生活在一起,李熏然的父亲李局长因为没时间管孩子时常把李熏然交给季家,让季爷爷帮忙管一下。季白的记忆里李熏然陪伴了他大部分时间。可以说是正真的的竹马竹马了。
李熏然在季家的时候一直跟在季白身后,李熏然被人欺负了,季白二话不说,就把那些人给揍了一顿。季爷爷想说季白,可是也劝不住季白。
李熏然差季白一级,但是这不影响他们的默契。学校篮球队,季白是队长,李熏然是副队长。叶梓夕和简瑶一直在拉拉队为他们加油呐喊。
那年,季白把户口本偷出来上了警校,李熏然也在帮季白,把季爷爷气的半死。李熏然去西南警校的时候,已经听到同学一直在说大二很厉害的一个同学,李熏然已经猜到了是季白。在警校差不多一直粘在一起。简瑶和叶梓夕一到暑假或者寒假便约好一起去看季白和李熏然。
季爷爷非常开心,毕竟季白和叶梓夕,李熏然和简瑶两对能在一起,都很般配。叶梓夕和简瑶听了只能在心里默默摇头,她们怕是插不进季白和李熏然的感情里。
大学毕业,季白和李熏然都被安排在了霖市,季白是队长,李熏然是副队长。季白和李熏然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早已认清了内心。季白和李熏然的事被季爷爷知道了,季爷爷也不在多说什么,一半是李熏然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而叶梓夕和简瑶也在旁边一直劝季爷爷。
一起破案,一直腻歪的生活没有过多久,就被打破了。简瑶和自己的男朋友薄靳言也来到了霖市,开始调查鲜花食人魔的案子。薄靳言知道背后黑手是谢晗可也无法将他绳之以法。
在工厂,季白不在,根本没人拦得住李熏然,随着一声爆炸声,李熏然还是被谢晗抓走了。季白在工厂没有找到关于李熏然的一些东西。他坚信李熏然没死,只是被谢晗带走了。
季白更加疯狂的查这个案子,不仅是因为李熏然更多的是这个案子死的人越来越多。季白查不到更多,把这个案子交给了薄靳言,季白去了缅甸。季白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个案子一定有什么联系,更何况为了儿时伙伴,这个案子也得由他来结束。
事情真如季白所想,谢晗这时也在缅甸,不仅是为了季白调查的案子,还有另一半原因是为了季白而来。
季白调查这调查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季白不敢想,他相信他不会认错李熏然的背影。季白跟着李熏然来到了一个很偏僻的的地方。
李熏然转过身,季白看到他的脸很激动,他相信的事没有错。可季白看到李熏然那陌生的眼神,是原来的李熏然不会有的。李熏然看着季白,觉得心里一阵痛,仿佛他应该认识这个人。
季白掩饰住自己心中的那一份悲凉,看着李熏然,他也不知道会不会对他动手,他知道李熏然被谢晗控制住了,而谢晗就在这附近。谢晗从隐蔽处,走了出来,鼓着掌“昔日恋人,如今站在这怎么会相顾无言,不应该有许多话要说吗?”季白看了一眼谢晗“我们俩的事,好像还不需要你操心吧。”李熏然依然听不懂,但是心里有一份柔情显露出来。
谢晗对李熏然说了一句“动手。”李熏然举起枪,有一丝迟疑,拿起枪对准了季白的心脏,却迟迟不肯开出那枪。季白虽然感到一阵窒息。却也拿枪对准了李熏然。季白知道李熏然很优秀,如果被谢晗利用后果会很糟糕,那不如死在自己手里。
“这样的情景,还真是可悲可叹,李熏然动手!”谢晗还是再下了次命令。李熏然终究还是开了枪。季白倒下了,李熏然仿佛被唤起了记忆,冲谢晗开了许多枪,谢晗也倒下了。李熏然看着季白,想起了他们一次次对对方说的爱你。

评论(3)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