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过不去的一道坎

一个一直喜欢王凯凯的小透明

左肩(中)

写最喜欢的cp了,怕人设崩了,求轻点打,(4/1)√
----------------------------------------------------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团圆美满今朝醉……
    明诚听着周璇的月圆花好,手里拿着方孟韦的照片陷入了回忆。那一年,上海空难,明诚在当中看到了一个仿佛小时候自己的人。(年龄bug不要在意🙊)明诚的目光不由得被方孟韦给吸引住了。方孟韦一直拉着他哥哥的手,哭的肩膀一抖一抖的。方孟敖有一些心疼,明诚也有一些心疼。明诚的脚步一直跟着那一对兄弟,知道了他们与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走丢了。
明诚听到后,不知道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在外面帮他们找母亲和妹妹。可惜并没有找到,明诚也不好回去找他们。方孟韦虽然哭着,但是也把这一切记在了心中,把明诚的模样记在了心中。
明诚还是陪着大哥出国留学,不止为何心里一直都记着方孟韦那天的样子。第一次画画,明楼怎么也没有想到明诚会画空难的场景。明诚只是顺着心中所想,等画完才诧异自己竟然还记得他。在国外的生活里,明诚仿佛把方孟韦当成了一个执念。
回国后,明诚开始了潜伏工作,在工作中也知道了方孟敖在飞虎队,立下了军功。那年空难方孟韦的母亲和妹妹都死在了上海。方孟敖也因此再也没有回过方家。
抗日战争结束,明诚被派到北平继续执行潜伏任务。一次刺杀任务,明诚不知哪一环出了问题,腹部中了一枪,手上全是血。方孟韦在路上看到了一个让人熟悉的背影,跟了上去。
明诚听到后面有人跟在身后。明诚加快脚步,想要甩掉后面的人。方孟韦也一直紧紧的跟着。明诚转头看了一眼,明诚和方孟韦都愣住了。明诚看着和原来的自己差不多一样的人,猜测这大概就是方孟韦。方孟韦知道这个人大概就是当年空难有帮助过自己的人。方孟韦先说到:“别动。”快速的走到明诚身边,看到明诚苍白的脸和沾满血迹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枪。大抵也猜到了他的身份。明诚听到方孟韦的话也真的没动,心里或许因为是那个人会不由得听他。
方孟韦把明诚扶进了自己的车,处理好了血迹,巡逻的人接到了消息,一直在搜查,看到了方孟韦的车,拦了下来。“方副局长,接到消息有人在进行暗杀活动,没有成功,并受了伤,方副局长可有听到什么动静。”方孟韦指了指刚才的地方,留下了一摊血迹没有清理“刚才听到那边有些动静,你们可以过去看看。”巡逻的人向方孟韦敬了个礼,往那个地方赶去。
明诚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没有信错人。让方孟韦带他回到了自己的住宅。方孟韦把明诚安置好,离开了,他不能离开太久。明诚把电话打给了苏医生(私设苏医生也跟着去了北平)。明诚的伤也被苏医生处理好了。
明诚再次见到方孟韦已是一个月以后。方孟韦看到还恢复不错的明诚松了一口气。却也装不认识,故作惊讶的说:“这位是?”“在下明诚,这次也是大哥让我来帮方行长。”……
方步亭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从未见自己的儿子对于一个人说过这么多话。暗自的多看了明诚几眼。方孟韦自这次以后和明诚的交流也越来越多。虽然他们都知道对方就是上次在空难里记住的那个人,但是谁也不说出来。他们的友情或许从开始就是变了质的。
崔中石要走了,明诚接到任务营救崔中石。方孟韦把崔中石送上了火车,也打算送崔中石一程。明诚看到了方孟韦愣了一下,担心这他,这一次营救困难很大,还有另外两股势力想要崔中石的命。
明诚没有先动手,另外两股势力已经动手了。方孟韦一直保护着平阳和伯禽,这是方孟韦对崔中石许下的承诺。明诚开始行动了,明诚一直关注着方孟韦那边的情况。方孟韦到底还是抵不住那么多人的攻击,腹部中了一枪。明诚看到心里慌了起来。两股势力还是被清理掉了,崔中石也没有受伤。明诚抱着受伤的方孟韦,想给他处理伤口。方孟韦拦住了明诚“阿诚哥,不需要了,我怕是等不到医生来处理了。阿诚哥,一定要活到胜利那天,我爱你。”方孟韦搭在明诚左肩上的手终究还是放了下来。明诚的眼眶早已红了,明诚抱着方孟韦那渐渐变冷的身体哭了。

    
  

评论(5)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