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过不去的一道坎

一个一直喜欢王凯凯的小透明

穿越世纪的恋爱

依然是根据歌写的陈奕迅--1874,中秋给大家发个小甜饼,一定是he(看我真诚的眼神),祝大家中秋快乐。我不纠结诚季还是季诚了。
----------------------------------------------------
     季白结束了叶家的案子,提着疲劳的身体,回到了家。季白打开了门,看到了一个和他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站在房间里,不由得失神。明诚仿佛未看到季白一般,做着自己的事。季白揉了揉眼睛,一切又归于平静,仿佛一切都未发生过。季白心想一定是自己太累了,才出现这样的幻觉。季白倒头就睡着了,也没有深想。
     季白回到家看到明诚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每次看到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季白花了许多时间查,查到了那个人是明诚,也查到了明诚的那些事,心疼着明诚。季白总是躲在暗处,看着明诚在做的一些事情。季白看到的明诚总是带有一种孤独的感觉,似乎从不把心事告诉别人。
      到了自己的生日,季白在家看到了明诚,但是他能察觉出今天的明诚和往常的他很不一样。带有一种悲戚,仿佛在祭奠这谁。
季白看到了明诚在他面前第一次哭,明诚还一直低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季白想听清楚,靠近了明诚。听到明诚喊的名字,季白不由得愣住了。明诚喊的竟是他的名字。
     季白看到这样的明诚非常心疼,想抱住明诚,他知道这是不大可能,(季白原来尝试过,试过不能碰到明诚)然而今天季白奇迹般地抱住了明诚,对他说到:“明诚,我在,我一直都在。”明诚看了看季白,一脸的不可置信“季白,你不是已经不在了吗?”季白把这一切和以后的中国告诉了阿诚哥。到了午夜十二点,季白看着明诚逐渐变淡的身影,不由得心慌。
      季白依然能看到明诚,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明诚在季白心中早已不一样了。
     明诚宽慰季白道:“等我,我能活到解放的那一天。”季白终究还是去了缅甸。季白没能回来,倒在了那棵树下。而明诚也倒在了同一个地方(不要问我阿诚哥为什么会在缅甸) 。 
----------------------------------------------------
ps:不要打我,死在同一个地方 应该也能算he吧🤔,而且今天的月亮没有圆,我们这里连月亮都看不到🌚   
    

评论(2)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