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过不去的一道坎

一个一直喜欢王凯凯的小透明

梨花落

黙訫:

看这篇文的时候建议配上《梨花落》这首歌
私设璞璞父亲是在金陵的一个闲散官员,后被阴险小人暗算被贬了(第一次写文,人物性格可能把握不好,多多包涵体)
一个短篇虐文,不谢勿喷
石太璞5岁的时候,跟随父亲进宫向梁帝祝寿,奈何孩子太小偷偷跑出去玩了,皇宫太大迷路了,走着走着,碰到了6岁的萧景琰。“你是谁?为何会出现在这皇宫里?”石太璞一惊,连忙说:“我,我是石太璞,是和父亲一,一起进宫来给陛下贺寿的。”萧景琰看他小小一个,搓着小手指,支支吾吾的回答了他的话,便觉着有些好玩,想逗逗他:“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在宫里四处乱走被人发现,是会被罚的?打板子知不知道,就这样,很痛很痛的。”说着手轻轻的打着石太璞的小屁股。石太璞被他唬的一愣一愣的,很快就红了眼眶,萧景琰见他快哭了,立刻慌张起来“不会的不会的,没人打你,我叫你璞璞好不好,我带你会大殿去吃东西好不好?”石太璞一听到可以吃东西去了,立刻就没有想哭的想法了,点了点头就和萧景琰走了,在路上的时候突然想起来还不知道他的名字,就问了。萧景琰说:“叫我琰琰吧。”就因为这一次相遇,他俩都在各自的人生中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之后萧景琰和石太璞成为了很好的朋友,萧景琰经常偷溜出宫去和石太璞玩,十多岁中的一天,他俩在他们在一起玩的小湖边种下了一棵梨树,梨树旁,石太璞开玩笑说让萧景琰长大后在这里想他求亲,萧景琰也笑着答应了并说除了你我其他谁也不娶。如此相伴数载…
赤焰一案后,梁帝一直提防和萧景禹和林家走的很近的萧景琰,在萧景琰府中安插了几个探子,探子有一次向梁帝汇报的时候,告诉梁帝了梁帝石太璞和景琰的关系,梁帝派人去调查了石太璞,发现他父亲也是因为赤焰一案被自己贬了去了封地,怕萧景琰和他长时间在一起也会谋逆,就赶紧给萧景琰封了郡王安排了一桩亲事把石太璞也送去了封地。景琰同意了。直到他要成亲的前三天,石太璞马不停蹄地从封地赶了回金陵,到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可刚要进靖王府时,门口的侍卫拦住他了。无论他怎么请人进去通报萧景琰就是不肯见他一面,最后在靖王府门前跪了下来,并最后一次说“请最后帮我通报一声,我石太璞今天见不到他一面就在靖王府门前一直跪着”可这句话就好像没传到萧景琰耳朵里一样,任由石太璞这么跪着。跪了一晚上后,也因为从封地风雨不停歇赶回来,没有休息过,也一天没吃过东西了,在第二天天空刚刚见白的时候,石太璞晕了过去。萧景琰怀着沉重的心情把他送到了一件客栈里,让伙计好生伺候就走了…
在萧景琰成亲的当天,石太璞又去了一趟靖王府,这一次没有人把他拦下来,萧景琰看了他一眼,就从他身边走了过去。石太璞红了眼眶,握紧了拳头又把他松开,走了。可萧景琰何尝不心痛,看着石太璞的背影,萧景琰想起了他被赐婚去找梁帝的那天,“求父皇收回成命!”他知道梁帝对他早有提防,这场亲事就是来监视他的,但他不能做对不起石太璞的事!但梁帝对他说:“景琰,你可要想好了,他是罪臣之后,只要朕想,可以赐他一杯酒,或者送他去封地,怎么样你自己选。”迫于无奈,他只能选择后者…从回忆中跳出后,萧景琰收回了眼中的悲伤,再一次面对这一屋子的人。那天晚上,石太璞穿着嫁衣,来到了儿时种过的那棵梨树旁,抚摸着树干,似是一个人自一自语道:“当年的承诺只有你还守着…”石太璞流着泪慢慢坐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毒酒“琰琰,这是你我的合卺酒”随即便喝了下去。远在新房的萧景琰心猛地跳了一下,拿起一杯合卺酒的手不着痕迹的顿了一下,接着把它喝了下去…
多年后,萧景琰登基了,登基的晚上,他没叫人跟着,一个人去了那棵梨树下,手抚摸上墓碑,把他的红盖头拿了下来,哭笑着说:“璞璞,我来遵守承诺了…”

评论

热度(15)

  1. 忧伤—过不去的一道坎默小黙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