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过不去的一道坎

一个一直喜欢王凯凯的小透明

【季然/平度】消愁(二)

小番茄√:

emmm没想到有人鼓励我嘻嘻

所以作业写的贼快

毕竟不能辜负支持我der小可爱们√

嗯我尽量写的多一点√

不走套路了嗯

悄咪咪地爬下平度墙头√

-----------------------------------------------------

季白挂掉电话,准备点手里的烟。

“咳三哥,吸烟有害健康,而且这是病房。”李熏然实在憋不住想笑的冲动,假咳了一声,然后静静看着季白。

“嗯。嗯?你叫我什么?”

“好啦三哥,我没失忆啦逗你玩的。”

“嘿你小子胆子大了,敢骗你三哥了。”季白说完便走到李熏然床边坐下,一拉,将躺在床上,那个属于他的人,紧紧地抱在怀里。

“以后,不要因为担心我跟我提分手了,好吗?我像是那种不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人吗?”

“像!缅甸那次,你真的是要吓死我。你知不知道我那时候真的很怕你离开我,真的怕……唔”
季白低下头,吻住李熏然的嘴不让他再说下去,李熏然的眼中闪着泪花,努力不让眼泪掉下来。

李熏然那么坚强的一个人因为季白在缅甸差点殉职痛哭了一场。
“乖,以后我会好好保护自己的,为了你,为了我自己”



“和我在成都的街头走一走喔~喔~”季白的手机响了起来。
“三哥你的来电铃声好好听!”
“别说话,我接个电话。”



“歪?三哥?李熏然醒了吗?”打电话来的是上海某医院骨科主治医师赵启平。
“醒了,恢复的还不错,都亲过了。”季白打开免提,仿佛并没有意识到说了些什么,李熏然一个眼刀飞过去。
“耶?啧啧啧你俩和好啦恭喜恭喜啦,有情人终成眷属,快打开免提我要跟然然说话。诶诶诶嘟嘟你掐我干啥。”
“闭嘴,然然是你叫的吗?”季白和陈亦度异口同声地吼道。
“咳,三哥熏然是这样的,熏然病好了以后你们战厅绝对会给时间休息的吧,三哥作为家属也一定会一起放假的吧……我和平平邀请你们来上海玩啊,阿拉上海有老多好吃的东西……”陈亦度抢过赵启平的电话说道。
“好啊好啊我要吃上海的小龙虾和上海的牛蛙,听凯哥说小龙虾特别好吃!嘶痛……”一听到好吃的李熏然嗷嗷叫了起来却牵扯到了伤口。
“躺好,别动,别说话了。病好了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我不管你嗯。”季白冷冰冰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宠的意味,让手机另一头的平度冻了一下。(三哥谈恋爱果然不一样啊瑟瑟发抖q)
李熏然乖乖躺好,季白在他额头轻轻点了一下,笑着看着他。
“好,等然然病好了就来上海找你们玩,两位导游到时候我们的吃喝拉撒就归你们管了。顺便度总可以带我们到你公司一日游吗?”
“季队你这么说我有点怕,别是要来查什么吧。”
“度总想多了盒盒盒我们只是想来看看。”
“歪?你们忽视我了?三哥要不要来我们医院看看我啊?”
“算了,我们仨没病,跑医院干啥。”
“emmm……哦,那就先这样吧,然然祝你早点恢复喔,好了别忘了联系喔~”
“说了然然不是你叫的!”季白和陈亦度谜一般的又异口同声。
“平平嘟嘟掰掰~”李熏然朝电话那头喊了一声季白便挂了电话。







上海


赵启平家


“哎平平你说啊,之前听三哥说谢晗又绑了李熏然然后给了三哥一个地址就逃走了,见到李熏然的时候,李熏然身上都是血还是重度昏迷,问题是谢晗到现在还没被抓到,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其实我也有点担心,感觉让他们俩来上海有点太冲动,而且谢晗行踪不明,就怕他已经知道季白和李熏然要来上海,不过上海那么大,谢晗也不敢在这边闹事的吧……”

“好了平平你别说了,我有点怕。”

“乖我们不说了,洗澡去。”

“又一起洗啊?”





-----------------------------------------------------

嘟嘟和平平瞎立的flag

在纠结谢晗要不要搞事情要的话你们可以在下面评论扣1

可我说过谢晗只是凑字数的诶emmm

作业写的快就先发那么一小段吧

凯哥(不不不 不是大佬凯)突然出现嘿嘿

写平度为什么把三哥和嘟嘟写的很有默契emmm我也是有点迷

牛蛙和小龙虾是824爱夸的梗√

三哥来电铃声请自行带入凯哥版的成都蟹蟹

很想吐槽四个大老爷们两个手机在那边打电话打的那么有喜感是怎么回事哈哈哈

还有别问我嘟嘟是怎么知道战厅的这只是一个bug

一起洗的梗借自hls……

对了

楼下有个小番外√

-----------------------------------------------------














































骗你们的其实没有小番外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算了还是写一个吧不然我可能是要被打死


李熏然和季白确定关系是因为李熏然说服他爸从潼市到霖市的刑警队。
至于怎么喜欢上的你们猜啊我可能会放在下章的番外(也许是下下章也不一定是吧)
“你那么喜欢我啊,都来我的刑警队工作了啊。”李熏然刚进入刑警队便被季白拉到众人面前。那时的季白眼里噙着笑,当着整个刑警队在李熏然的脑门上亲了一下,还揉了揉李熏然的卷毛。
“别这样,那么多人看着呢。”李熏然凑到季白耳边,脸一红,把脸埋在季白肩上。
原本以为季白是要介绍新同事的众人却没想到季白却来了这么一出。

“恭喜季队,终于脱单了!”老李和猴子鼓起了掌。
“师傅终于脱单了好感动啊啊啊”姚檬拉着许诩转圈圈。
“三哥三嫂什么时候把事办了!”赵寒拍了拍季白的肩膀。
“季白你小子不错啊,我还在想你一向不收人的怎么破例随随便便让一个人进来了”战厅也拍了拍季白的肩膀
而好不容易前几个月进刑警队的新人头一次看到季队对一个人那么的温柔“这还是我认识的高冷帅气像神一般的季队吗……赶紧拍下来。”

好像是注意到有人在偷偷拍照,季白往一旁瞥了一眼“拍了照记得发我一份,做屏保,还有,别发出去,不然马上给我滚蛋。”(番外完)








嗯好了,没有了嘻嘻
别忘了评论下要不要走虐的路线
很纠结要不要给谢晗戏份了
要的扣1嘻嘻


评论

热度(12)

  1. 忧伤—过不去的一道坎_小番茄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