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伤—过不去的一道坎

一个一直喜欢王凯凯的小透明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左肩(下)

最后一对了,没想好是虐还是甜的,看心情了🤔
-------------------------------------------------
季白和李熏然从小就生活在一起,李熏然的父亲李局长因为没时间管孩子时常把李熏然交给季家,让季爷爷帮忙管一下。季白的记忆里李熏然陪伴了他大部分时间。可以说是正真的的竹马竹马了。
李熏然在季家的时候一直跟在季白身后,李熏然被人欺负了,季白二话不说,就把那些人给揍了一顿。季爷爷想说季白,可是也劝不住季白。
李熏然差季白一级,但是这不影响他们的默契。学校篮球队,季白是队长,李熏然是副队长。叶梓夕和简瑶一直在拉拉队为他们加油呐喊。
那年,季白把户口本偷出来上了警校,李熏然也在帮季白,把季爷爷气的半死。李熏然去西南警校的时候,已经听到同学一直在说大二很厉害的一个同学,李熏然已经猜到了是季白。在警校差不多一直粘在一起。简瑶和叶梓夕一到暑假或者寒假便约好一起去看季白和李熏然。
季爷爷非常开心,毕竟季白和叶梓夕,李熏然和简瑶两对能在一起,都很般配。叶梓夕和简瑶听了只能在心里默默摇头,她们怕是插不进季白和李熏然的感情里。
大学毕业,季白和李熏然都被安排在了霖市,季白是队长,李熏然是副队长。季白和李熏然在这么长的时间里早已认清了内心。季白和李熏然的事被季爷爷知道了,季爷爷也不在多说什么,一半是李熏然是自己看着长大的,而叶梓夕和简瑶也在旁边一直劝季爷爷。
一起破案,一直腻歪的生活没有过多久,就被打破了。简瑶和自己的男朋友薄靳言也来到了霖市,开始调查鲜花食人魔的案子。薄靳言知道背后黑手是谢晗可也无法将他绳之以法。
在工厂,季白不在,根本没人拦得住李熏然,随着一声爆炸声,李熏然还是被谢晗抓走了。季白在工厂没有找到关于李熏然的一些东西。他坚信李熏然没死,只是被谢晗带走了。
季白更加疯狂的查这个案子,不仅是因为李熏然更多的是这个案子死的人越来越多。季白查不到更多,把这个案子交给了薄靳言,季白去了缅甸。季白的直觉告诉他,这两个案子一定有什么联系,更何况为了儿时伙伴,这个案子也得由他来结束。
事情真如季白所想,谢晗这时也在缅甸,不仅是为了季白调查的案子,还有另一半原因是为了季白而来。
季白调查这调查这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季白不敢想,他相信他不会认错李熏然的背影。季白跟着李熏然来到了一个很偏僻的的地方。
李熏然转过身,季白看到他的脸很激动,他相信的事没有错。可季白看到李熏然那陌生的眼神,是原来的李熏然不会有的。李熏然看着季白,觉得心里一阵痛,仿佛他应该认识这个人。
季白掩饰住自己心中的那一份悲凉,看着李熏然,他也不知道会不会对他动手,他知道李熏然被谢晗控制住了,而谢晗就在这附近。谢晗从隐蔽处,走了出来,鼓着掌“昔日恋人,如今站在这怎么会相顾无言,不应该有许多话要说吗?”季白看了一眼谢晗“我们俩的事,好像还不需要你操心吧。”李熏然依然听不懂,但是心里有一份柔情显露出来。
谢晗对李熏然说了一句“动手。”李熏然举起枪,有一丝迟疑,拿起枪对准了季白的心脏,却迟迟不肯开出那枪。季白虽然感到一阵窒息。却也拿枪对准了李熏然。季白知道李熏然很优秀,如果被谢晗利用后果会很糟糕,那不如死在自己手里。
“这样的情景,还真是可悲可叹,李熏然动手!”谢晗还是再下了次命令。李熏然终究还是开了枪。季白倒下了,李熏然仿佛被唤起了记忆,冲谢晗开了许多枪,谢晗也倒下了。李熏然看着季白,想起了他们一次次对对方说的爱你。

八一八我们教授的那些事[主诚韦/微唐平/微季然](1)

1L  默默无闻的小透明
悄悄的过来发个帖,楼主只是一个大学学生,只是特别萌我们教授和他的傲娇受(悄咪咪说一句这一对楼主猜是腹黑攻×傲娇受)
2L 
沙发
3L  明家阿香
嗯?腹黑攻×傲娇受怎么那么熟悉让我想到了我们二少爷。
4L
抓住楼上太太,你还记得那篇你忘了更的《二少爷的二三事》就是腹黑攻×傲娇受。不会是真事吧😨
5L  默默无闻的小透明
3L不会是知情者吧,我们教授也姓明,家里也很有钱,跪求不要说,我不想整天和作业呆在一块。
好了故事开始我们教授就称他为明教授,人长得特别帅,还年轻。我们班里许多女同学一开始都抱着想嫁给他的心。楼主当初也是当中的一个。明教授上课真的特别好,又不会的他也会帮我们认真讲解。
有一天放学,我们看到明教授在校门口好像在等谁,就默默的蹲在那边看着,不过楼主的属性特别好,一般像空气一样的人,当然也没被发现。明教授看到人来了,眼里的那种温柔真的有点让人嫉妒。车门打开的时候,我和旁边的人惊呆了,就是那个傲娇受,我们就称为F先生好了。F先生很自然的抱明教授了,那个时候腐女心已经熊熊燃烧了。
6L  谢家小妹
欢儿,看了一眼帖子,还真的是你。你小心点。
7L  明家阿香
哇,还真是我们二少爷,这一对是真的甜。
8L  默默无闻的小透明
回复6L 木兰,你小哥没看到吧,看到我就完了
回复7L 真是知情人士,太太,您也说一点呗,我知道的太少了。
9L  我真的不黑
这帖子说的不会是某人吧@小卷毛
10L  小卷毛
三哥,我看是。也不知道哪个学生胆子那么大,估计惨了。
11L  骨科医生
呦,这两人早该八一八了,秀恩爱可过分了。@小卷毛@我真的不黑 明天记得来吃饭,明天难得我和唐教授都空。
12L
那么多的知情人士,求扒
13L  小卷毛
回复11L 明天一定来
14L  默默无闻的小透明
我的属性竟然不灵了,算了,迟早都得死,求各位大佬发点糖
15L  警察局徐局长
怪不得孟韦最近天天很高兴的样子。
16L 
孟韦?莫非是警察局副局长方孟韦?那另一位是谁?
17L
楼上孤陋寡闻了,当然是明诚教授了,结合明教授家有钱,怕就是就是就是这对无疑了。
15L,16L,17L已被管理员删除
18L  默默无闻的小透明
不要说出来,不然真的完了。楼主冒着生命危险发一下新鲜热乎的糖。
刚才楼主和闺蜜@谢家小妹去明教授办公室,看到门没锁,想进去请教几个问题,然后看到F先生坐在明教授的座位上,明教授贴在F先生耳边说了什么,F先生脸通红。
我和木兰站在门口不知道该进还是不改进。明教授还是看到我们了,真的是太尴尬了。
进了办公室明教授问我们看到了什么,我们疯狂摇头,F先生不知道是不是害羞了。我们差点被罚论文,还是F先生不让他罚的。感谢F先生,明教授温柔不存在的。
19L  谢家小妹
欢儿,你小心点,我看到小哥打开手机了。
20L  我的小黄鱼
唉,楼主悠着点,明少爷可是个狠角色。

左肩(中)

写最喜欢的cp了,怕人设崩了,求轻点打,(4/1)√
----------------------------------------------------
浮云散,明月照人来
团圆美满今朝醉……
    明诚听着周璇的月圆花好,手里拿着方孟韦的照片陷入了回忆。那一年,上海空难,明诚在当中看到了一个仿佛小时候自己的人。(年龄bug不要在意🙊)明诚的目光不由得被方孟韦给吸引住了。方孟韦一直拉着他哥哥的手,哭的肩膀一抖一抖的。方孟敖有一些心疼,明诚也有一些心疼。明诚的脚步一直跟着那一对兄弟,知道了他们与自己的母亲和妹妹走丢了。
明诚听到后,不知道为什么控制不住自己,在外面帮他们找母亲和妹妹。可惜并没有找到,明诚也不好回去找他们。方孟韦虽然哭着,但是也把这一切记在了心中,把明诚的模样记在了心中。
明诚还是陪着大哥出国留学,不止为何心里一直都记着方孟韦那天的样子。第一次画画,明楼怎么也没有想到明诚会画空难的场景。明诚只是顺着心中所想,等画完才诧异自己竟然还记得他。在国外的生活里,明诚仿佛把方孟韦当成了一个执念。
回国后,明诚开始了潜伏工作,在工作中也知道了方孟敖在飞虎队,立下了军功。那年空难方孟韦的母亲和妹妹都死在了上海。方孟敖也因此再也没有回过方家。
抗日战争结束,明诚被派到北平继续执行潜伏任务。一次刺杀任务,明诚不知哪一环出了问题,腹部中了一枪,手上全是血。方孟韦在路上看到了一个让人熟悉的背影,跟了上去。
明诚听到后面有人跟在身后。明诚加快脚步,想要甩掉后面的人。方孟韦也一直紧紧的跟着。明诚转头看了一眼,明诚和方孟韦都愣住了。明诚看着和原来的自己差不多一样的人,猜测这大概就是方孟韦。方孟韦知道这个人大概就是当年空难有帮助过自己的人。方孟韦先说到:“别动。”快速的走到明诚身边,看到明诚苍白的脸和沾满血迹的手里还拿着一把枪。大抵也猜到了他的身份。明诚听到方孟韦的话也真的没动,心里或许因为是那个人会不由得听他。
方孟韦把明诚扶进了自己的车,处理好了血迹,巡逻的人接到了消息,一直在搜查,看到了方孟韦的车,拦了下来。“方副局长,接到消息有人在进行暗杀活动,没有成功,并受了伤,方副局长可有听到什么动静。”方孟韦指了指刚才的地方,留下了一摊血迹没有清理“刚才听到那边有些动静,你们可以过去看看。”巡逻的人向方孟韦敬了个礼,往那个地方赶去。
明诚松了一口气,庆幸自己没有信错人。让方孟韦带他回到了自己的住宅。方孟韦把明诚安置好,离开了,他不能离开太久。明诚把电话打给了苏医生(私设苏医生也跟着去了北平)。明诚的伤也被苏医生处理好了。
明诚再次见到方孟韦已是一个月以后。方孟韦看到还恢复不错的明诚松了一口气。却也装不认识,故作惊讶的说:“这位是?”“在下明诚,这次也是大哥让我来帮方行长。”……
方步亭把这一切看在了眼里,从未见自己的儿子对于一个人说过这么多话。暗自的多看了明诚几眼。方孟韦自这次以后和明诚的交流也越来越多。虽然他们都知道对方就是上次在空难里记住的那个人,但是谁也不说出来。他们的友情或许从开始就是变了质的。
崔中石要走了,明诚接到任务营救崔中石。方孟韦把崔中石送上了火车,也打算送崔中石一程。明诚看到了方孟韦愣了一下,担心这他,这一次营救困难很大,还有另外两股势力想要崔中石的命。
明诚没有先动手,另外两股势力已经动手了。方孟韦一直保护着平阳和伯禽,这是方孟韦对崔中石许下的承诺。明诚开始行动了,明诚一直关注着方孟韦那边的情况。方孟韦到底还是抵不住那么多人的攻击,腹部中了一枪。明诚看到心里慌了起来。两股势力还是被清理掉了,崔中石也没有受伤。明诚抱着受伤的方孟韦,想给他处理伤口。方孟韦拦住了明诚“阿诚哥,不需要了,我怕是等不到医生来处理了。阿诚哥,一定要活到胜利那天,我爱你。”方孟韦搭在明诚左肩上的手终究还是放了下来。明诚的眼眶早已红了,明诚抱着方孟韦那渐渐变冷的身体哭了。

    
  

再立flag

今天悄咪咪睡了,明天要更左肩(中)(下),诚韦贴吧体,还有一篇3000+的大逃猜,怕是明天要通宵了🌚,明天没更完的话,依然抄《嫌疑人X的献身》

穿越世纪的恋爱

依然是根据歌写的陈奕迅--1874,中秋给大家发个小甜饼,一定是he(看我真诚的眼神),祝大家中秋快乐。我不纠结诚季还是季诚了。
----------------------------------------------------
     季白结束了叶家的案子,提着疲劳的身体,回到了家。季白打开了门,看到了一个和他仿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站在房间里,不由得失神。明诚仿佛未看到季白一般,做着自己的事。季白揉了揉眼睛,一切又归于平静,仿佛一切都未发生过。季白心想一定是自己太累了,才出现这样的幻觉。季白倒头就睡着了,也没有深想。
     季白回到家看到明诚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每次看到的时间也越来越长。季白花了许多时间查,查到了那个人是明诚,也查到了明诚的那些事,心疼着明诚。季白总是躲在暗处,看着明诚在做的一些事情。季白看到的明诚总是带有一种孤独的感觉,似乎从不把心事告诉别人。
      到了自己的生日,季白在家看到了明诚,但是他能察觉出今天的明诚和往常的他很不一样。带有一种悲戚,仿佛在祭奠这谁。
季白看到了明诚在他面前第一次哭,明诚还一直低喊着一个人的名字。季白想听清楚,靠近了明诚。听到明诚喊的名字,季白不由得愣住了。明诚喊的竟是他的名字。
     季白看到这样的明诚非常心疼,想抱住明诚,他知道这是不大可能,(季白原来尝试过,试过不能碰到明诚)然而今天季白奇迹般地抱住了明诚,对他说到:“明诚,我在,我一直都在。”明诚看了看季白,一脸的不可置信“季白,你不是已经不在了吗?”季白把这一切和以后的中国告诉了阿诚哥。到了午夜十二点,季白看着明诚逐渐变淡的身影,不由得心慌。
      季白依然能看到明诚,看着他的一举一动,明诚在季白心中早已不一样了。
     明诚宽慰季白道:“等我,我能活到解放的那一天。”季白终究还是去了缅甸。季白没能回来,倒在了那棵树下。而明诚也倒在了同一个地方(不要问我阿诚哥为什么会在缅甸) 。 
----------------------------------------------------
ps:不要打我,死在同一个地方 应该也能算he吧🤔,而且今天的月亮没有圆,我们这里连月亮都看不到🌚   
    

左肩(上)

听歌听出来的脑洞,可以一边听安苏羽--左肩
三生三世梗(毕竟三生三世左肩伤),第一世:双玉,第二世:诚韦,第三世:季然
依然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后面一篇后天更,毕竟明天不适合发刀子,不过不用手抄了
----------------------------------------------------
     那一年,因为祁王的事,萧景琰便远离了京城,在边境看到了晕倒在路中央的石太璞,看到那张和自己几乎一样的脸,便把石太璞带了回去。“谢谢先生救命之恩,我石太璞感激不尽。”石太璞卧在床上,见到萧景琰马上起身。萧景琰下意识的扶起面色有些苍白的石太璞。“没事,只是举手之劳罢了。只是先生为何会中如此重的伤。”石太璞听了一脸恨意,与萧景琰讲清了事情的始末。
     萧景琰听了也有些气愤,对石太璞说到:“若先生不嫌弃,可否陪在萧某左右。”(如果石太璞没同意是不是可以完了🙂)
     石太璞答应了萧景琰,也知道了萧景琰为什么不受梁帝的重视。萧景琰到底是回到了金陵,参与了夺嫡。虽然萧景琰什么也没有对石太璞说,但是石太璞知道萧景琰做的这一切都只是为了翻案,为了洗清他们的冤屈。石太璞也见到了麒麟才子,看到他心里总是有点不舒服。
      在金陵的时间里,萧景琰和石太璞的情感终究是发生了变化。梅长苏看到这样的情况不由得皱了皱眉:“靖王殿下,不知道您如何看待石将军。”(私设,毕竟只有这个身份石太璞更方便留在萧景琰身边)“哦?不知苏先生为何如此问?”身边的人都能看出石太璞对于萧景琰的不同,只是萧景琰未曾发现罢了。
     九安山上,萧景琰和梅长苏知晓了誉王谋逆的计划。萧景琰打算去纪城搬救兵,也向父皇要到了兵符。萧景琰离开时,石太璞把萧景琰拉到了一边。
     石太璞把手搭在了萧景琰的左肩上,轻轻吻了萧景琰:“景琰,我爱你,我等你回来。”萧景琰感到诧异,自己竟然没有感到厌恶,甚至还有一丝欣喜。
     萧景琰是赶回来了,可是石太璞却不能迎接他了。梅长苏把事情经过告诉了萧景琰,萧景琰什么也没听进去,只听到了狐妖两个字,暗暗的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他定然狐妖不得好死。(长亭对不起,故事需要)。他看到了石太璞的尸体,终究是回不去了。
     萧景琰揭开了那块红布,擦了擦眼泪,看着那个牌位,停止了回忆。

立个flag

打算逼一下自己了🤔如果今天没有把文发出来,手抄一遍《嫌疑人X的献身》

【季然】 黑白小巷

光一家的小迷妹:

“院子的梧桐,那是爷爷的爷爷的沧桑


喜鹊不慌不忙,落在枝头唱得有模有样


老旧的木板房,透过了那扇格子窗


我依然记得,外婆煮的南瓜汤”


 


“三哥!”


李熏然端着一碗东西“哒哒哒”跑进季家大院。


“你把汤放那吧我等会就下来。”在树上的季白露出半张脸冲在树下的李熏然喊了一句。


“你怎么又跑树上去了?”


“我不是取风筝嘛,要弄丢了你不得闹啊?”


“那你怎么会在院子里放风筝呢?”李熏然有些哭笑不得。


季白看着那比他小两岁的娃娃,无辜地眨眼:


“猫叼上来的。”


 


“对了三哥,你是不是又去掏鸟巢了?”


季白一边拿着风筝一边从树上往下溜,还不忘应了李熏然一句:“是啊。”


“老师不是说要保护小鸟吗?”


“我们又不是煮了它们,取来玩玩等会就放生了好不好。”


季白从树上跳下来,把风筝放石凳上,伸手要取汤,被李熏然的小爪拍了个正着:


“去洗手。”


“规矩真多。”季白小声嘟囔。


 


李熏然上学以后啊,季白的生活就无故多了许多条条框框。


“三哥吃饭前要洗手。”


“三哥上学要把红领巾带好。”


“三哥老师说不能打架。”


“三哥……”


层出不穷滔滔不绝。


一小娃娃怎么那么多规矩?


三年级的季白很是苦恼。


 


季家大院里的那颗梧桐啊,年头可大了。


说是季白的爷爷的爷爷种下的,也得有几百年历史了。


长得枝繁叶茂的,遮了季家半个大院。


有一段时间这里要改成工业区来着,亏得季家三代忠烈,这棵树和这大院啊,才存了下来。


 


季白经常爬树上玩,跟家里的猫一样。


李熏然说过他:“三哥你怎么跟猫一模一样啊?”


季白翻个白眼:“什么猫啊,要是动物的话我也是狮子啊好不好?”


“狮子会上树吗?”


“谁跟你说狮子不会上树?”


李熏然向来是怼不过季白的,就算他有理他也打不过季白。


只得识趣闭了嘴,进屋内找小猫去了。


 


李熏然跟季白住同一条小巷。


一个巷头一个巷尾,从小因为季父和李父工作的原因两家走得特别近。


“小白啊,这是我儿子,叫李熏然。你好好看着他。”


“好的叔叔。”


从此李熏然就开始跟着季白这个“小魔王”厮混。


谁看谁啊?


大部分还是李熏然看着季白的呢。


 


“熏然啊,你要好好听你三哥的话啊。”李父经常这么对李熏然说。


“季白啊,你可别带坏人家熏然这么好一小孩啊。”季父经常这么对季白说。


两个小孩碰一起的时候聊到这个话题。


“三哥,我爸叫我好好听你话。”


“我爸叫我别带坏你。”


“那听谁的啊?”


“依我看啊,谁都不听。”季白喝汤的腮帮子鼓鼓的,说话闷闷的,有些听不清。


 


李熏然经常给季白带汤喝。


那都是李熏然的外婆做的,都是些糖水或者瘦肉汤。


季白每次都要喝一大碗。


“熏然,让你外婆来我们家住好不好,那样我就可以天天喝汤了。”


“那可不行。”


“为什么?”


“那样我就没法给你送汤了啊。”


“你傻啊你直接过来我们这边住啊。”季白跳起来。


李熏然小眼转了半天:“我回去问我爸。”


 


后来啊,李熏然一家直接搬到季家大院里去了。


有几间房啊,空着也是空着,多点人,热闹。


 


“先生在学堂,摇头晃脑戒尺总拿手上


三字经的篇章,我们跟着声声念的响亮


斑驳的牌坊残留断章,落款已不详


临街的酒坊,人声熙攘谁还吵着来二两”


 


大了一点吧,就是季白天天骑着自行车接李熏然上放学。


季白每次在李熏然教室门口等人的时候才发觉自己的班主任简直是太善良了。


以至于善良到在怀疑自己是个假的高年级。


哎呀李熏然可真惨……


“三哥!”


李熏然背着小书包跑出来。


季白帮他把书包取下来,薅了一把卷毛:“走吧。”


小时候李熏然时不反对季白这个动作的,长大以后就管不住了。


“三哥!别老是薅我头发!”


季白依旧我行我素,削了一把李熏然脑袋:


“手感那么好,不薅一把太可惜了。”


 


小自行车在城里小巷穿梭。


每天放学都是要经过一些牌坊的,季白身上总是会带几个钱,哪天饿了和李熏然在小铺里买几盒点心吃。


“你慢点吃,给我留点。”偶尔赶着回家做作业,季白总是叫人包好让李熏然在路上吃一点,剩下的自己回家吃。


然后每次李熏然都吃的脸都埋进牛皮纸里了。


季白气了好几回,因为回到家基本上只剩下渣了。


“我以后不给你买了。”


“那我以后叫外婆不给你煮汤喝。”李熏然也噘嘴。


季白气到无语凝噎,心想赶上这么一个吃货还真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大了一些吧,小自行车就坐不下了,两个少年都得把车坐塌了。


两人在等新自行车买回家的那几个星期就只能走路回家了。


季白背醉翁亭记李熏然背桃花源记。


一天背一小段那种。


某天李熏然就心血来潮问了季白一句:“喝酒的感觉是怎样的?”


“要不要试一试?”季白斜眼问他,“今天就不吃点心了。”


“这……”


“不玩就走了啊。”


季白撩得李熏然心痒痒,半天终于只发出一个音节:


“去!”


 


两个人有时候会去看牌坊上的落款,耗上时间在那努力辨认出那模糊的字体,看出来后被自己的傻气蠢到胡笑一通。


季白买了酒出来,看着想试不敢碰的李熏然。


——“这还只是啤酒哦。”


——“你还不会想着要买白的吧?”


——“你有钱你上。”


李熏然被季白的激将法激得一把夺过一罐,拉开易拉罐猛灌。


李熏然觉得整个世界有些飘之外就没什么了。


——喝酒不就这个样嘛。


 


后来两个人被发现一身酒味罚站到半夜,也是有些惨无人道。


 


“下次还来吗?”季白拿胳膊肘子捅捅站得有些发困的李熏然。


李熏然一个激灵:“来啊!谁怕谁啊。”


 


“谁家的小狗,趴在老路边享受着阳光


我闭着眼睛想,天那边究竟是啥模样”


 


“李熏然!”


“有你这样的吗背书背到睡着还在那日光浴?!你是小狗吗?”


季白手执藤条,背着手站在李熏然旁边,活像个教官。


“谁跟你说日光浴的就是小狗?”李熏然不服管,也在嚷嚷。


“你是不是重点放错了?你书背完没?”


“背完了!”


“习题呢?”


“做完了!”


“那不会找另外的事情干啊在那偷懒!?还有多少个月就要中考了?”季白吼道。


收了钱来教人真累。季白痛苦地想。


 


李熏然吧,有个毛病——会不定时发呆。


就望着某件东西出神。


某天傍晚,季白从浴室里洗完澡出来,就看见李熏然趴窗台上在那看什么。


走进看时,李熏然冷不防来一句:


“三哥,你说天那边,到底是什么模样的?”


“什么?”


“大人们的世界,又是怎样的?”


 


这两个问题啊,季白一生都没解出来。


天那边啊,没有痛苦,没有忧伤,有无限的快乐。


大人们啊,每天为了各种事忙活。


喜欢着自己碰不到的东西,身不由己。


 


“少年的脸上怎么还写着浅浅的忧伤


天真的姑娘,穿上新的花衣裳。”


 


季白上高中的时候,是学校篮球队里的主力队员。


那时候班里有个姑娘,叫叶梓夕,是一家大企业的千金。


小姑娘长得也好看,也是啦啦队里的队长,每次比赛基本上就只是喊“三哥加油”“季白必胜”。


久而久之两人也熟络起来。叶梓夕时不时去季白家吃吃饭,季白时不时去叶梓夕家辅导一下作业。活像两小无猜。


 


李熏然也遇着一个女同学,叫简瑶。


两人还是因为成绩杠上的,每次班里前两名都被他们俩包了。


后来两个人就互相学习共同进步,李熏然教简瑶数学简瑶教李熏然政治,活得自由自在。


简瑶早入学,所以李熏然就当了简瑶哥哥。


 


“三哥,又去找梓夕姐啊?”


“怎么,我记得你今天不是要去找简瑶的吗?在这发呆干什么?”


“她跟她妹妹出去了,放了飞机。”李熏然托腮,坐在石梯上。


季白打量了他一下,笑道:“怎么被人放个飞机像失恋一样的?”


“去去去谁失恋了。”李熏然作势把季白推开。


“走啦。”季白挥手。


“赶紧走赶紧走。”


 


后来校里传出季白和叶梓夕,李熏然和简瑶早恋的事啊,闹到家长那去了。


“好好管教一下他俩,虽然他们成绩在班里都数一数二,可这么拖下去迟早会掉下来啊。”老师对过来代开两场家长会的赵琅语重心长地说。


季白和李熏然则哭笑不得。


“现在老师看人都不带眼镜的么?”


“三哥你够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赵琅也不管,也没跟季局李局说。


要两家父亲知道了,还不得了。


虽然说这只是一个谣言。


 


过几个月赵琅就因为行动失踪。


季白和李熏然那几天跟蔫了似的。


然后就是统一战线要进警校。


虽然曾经起过多次内讧。


 


李熏然发觉自己的心思开始有些不对劲了。


季白毕业了,进入了警队。


自己每天要保证季白安全才肯入睡,活跟人父母一样。


 


季白怼李熏然怼得更厉害了。


说什么“大学就找女朋友啧啧啧。”


虽然李熏然每次都会反驳。


可总感觉话里带了点酸味。


 


“感觉你最近状态不是很好啊李熏然。”


“有吗?没有啊,你看我状态哪里不好了?”


“啧啧啧。”季白在电话那头表示出无比嫌弃,“看是看不到,听你这声音总知道吧?”


“失恋了?”


“谁失恋了滚啊!”


 


后来李熏然当上了副队,季白当上了队长。


两个人天天十八个小时连轴转,最多发发微信消息。


“今天没事吧?”


接着就是对方第二天一大早的回答:“没事。”


某一天李熏然给季白发消息得到的是季白的一句:“叶子出事了。”


李熏然心里猛地一抽,不知道说些什么好。


“节哀吧,都会过去的。”




刑警嘛,哪天就出事了呢。


然后季白某天早上就发现李熏然没回他消息。


心中猛地一抽,不知怎么回事。


想了半天安慰自己——说不好潼市出紧急任务熬了个通宵呢。


自己在缅甸也不可能赶回去是吧。


 


后来啊,就算李熏然会给季白发消息,季白也回不了了。


 


“梦里的月光,洒满了回家的小巷


经历过那些时光可你已不在我身旁”


 


李熏然做了一场梦。


很长很长的梦。


梦到一个模糊的身影,每天和他一起上学放学,一起背书,一起喝酒,一起罚站,甚至还被老师“通缉”。


后来就是谢晗囚禁他的时候,他好像一直叫着那人名字。


就是死活记不起来。


 


“熏然,你是真记不起季白了吗?”简瑶坐在病床旁,小心翼翼地问。


李熏然苦笑着摇了摇头。


你们都说我和他关系很好。


可我就是想不起来啊。


 


后来啊,李熏然回了家一趟。


季家大院还在,季家其他人都还在。


可总感觉啊,小巷上少了点什么人。


 


季白小时候经常给李熏然哼歌听。


可李熏然一首都记不起来了。


 


“谁哼的小曲,还在青石巷回荡


转身,消逝在烟水茫茫”


 


“霖市刑警队长季白于黄金蟒案子中不幸殉职,年仅29岁。”


 


“潼市刑警副队李熏然与鲜花食人魔案子中脑部受到重创,退居二线休养。”


 


李熏然走出小巷。


 


End




————————————————————————————


群里认领脑洞+ @小番茄√ 的点梗


顺带说你没给我梗我就把这个当梗了我不管


一般这种情况下出来的都是报社行为


深得其原理


私设如山,ooc全都是我的锅


跑啦